Now you can Subscribe using RSS

Submit your Email

斯城藝術節 台灣舞者成焦點




來自台灣的舞者胡慧涵,旅居瑞典已經有七、八年,如今加入了許多北歐當地的舞團,擁有豐富表演經驗的她,月初在一斯德哥爾摩藝術節中,獨自擔綱演出其個人舞蹈作品,結合傳統東方水袖、陀螺等意象以及現代舞蹈元素,並以台灣庶民攝影作品結合,演出結束後獲得台下觀眾如雷般的掌聲。

舞者胡慧涵畢業於台北體育學院,學習中國民俗舞蹈,曾經參與過台灣蘭陽劇團、蘋果劇團等演出,多年前來到瑞典後,在舞蹈學校轉而學習現代舞與芭蕾,嘗先後於挪威狄維克舞團(dybwikdans)、瑞典三號劇場(Teater 3)和朗德芙舞蹈公司(Kompani Raande-Vo)演出,目前於斯德哥爾摩芭蕾學院任教。

一連兩天的「我們的小小藝術節(VÅR LILLA FESTIVAL)」假斯城三號劇院舉行,此劇院本身便有許多兒童節目,不過這個藝術節不僅適合闔家觀賞,老少咸宜,當天除了有青少年所組成的樂團表演、歌劇《卡門》外,還有讓人捧腹的默劇演出,四周牆上也都貼滿不少藝術攝影作品,當然最後少不了重頭戲,胡慧涵結合東西色彩的舞蹈作品《Always by my side》,時而舞影婆娑,時而喃喃囈語,將傳統陀螺雨水袖等元素,加入她現代舞蹈的作品之中,其精湛的表現,讓台下的觀眾也忍不住叫好,並報以熱烈的掌聲。

受訪時,胡慧涵解釋說因緣際會認識三號劇場的其中一名演員,進而知道藝術節的活動消息,並在此演出:「藝術節是去年的時候理查他開始的,他是之前劇場其中一個戲劇的演員,而我是2014年最新一齣戲《Peka Trumma Dansa的演員,所以因為這樣認識這裡的演員,才知道這個藝術節。」

另外她也談到這件作品背後的創作意涵,將舞蹈和台灣庶民生活的攝影作品結合,乍看是談論貧窮議題,她其實更想述說的是世代之間的連結:「應該不能說貧窮,應該說怎麼用比較對比的方式表達,代與代之間的溝通模式,他們怎麼表達自己的愛,特別是在社會階級是中低的人們,處理他們的親子關係,會想到這個是因為我看到一部電影,由張作驥導演執導的《你好嗎?爸爸》。」

同時胡慧涵也認為傳統與現代元素的結合並無衝突,且必須賦予其新的意義:「陀螺跟水袖,或許對瑞典人來說會看來很新奇,可能會被認定一個標籤,就是中國民間舞蹈,我覺得找出新的定義,而不是把傳統都抹殺掉,它有它好的地方在。」

儘管兩天來密集的節目圓滿地落幕了,不過依舊有不少熱情的觀眾留到最後一刻,和參與表演的藝術家交流,也讓來自台灣的我們,對所謂「文創」有著另一種完全不同的想像。

We Taipei Ren / Author & Editor

Has laoreet percipitur ad. Vide interesset in mei, no his legimus verterem. Et nostrum imperdiet appellantur usu, mnesarchum referrentur id vim.

Coprights @ 2016, Blogger Templates Designed By Templateism | Distributed By Gooyaabi Templates